盘古网>案例>喜来登国际知识产权有限责任公司、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商标行政管理(商标)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行政裁定书

喜来登国际知识产权有限责任公司、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商标行政管理(商标)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行政裁定书

分类:?#22336;?#21830;标权 | 发?#38469;?#38388;:2017-07-15 | 来源:互联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2017)最高法行申1056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喜来登国际知识产权有限责任公司。

授权代表人:马歇尔·多?#21830;亍?/span>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刚。

委托诉讼代理人?#21644;?#33721;。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

法定代表人:赵刚。

一审第三人:廖荣森。

再审申请人喜来登国际知识产权有限责任公司(以?#24405;?#31216;喜来登公司)因与被申请人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以?#24405;?#31216;商标评审委员会)、一审第三人廖荣森商标异议复审行政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以?#24405;?#31216;二审法院)(2015)高行(知)终字第3508号行政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喜来登公司申请再审称,1.廖荣森申请注册的第7020770号“J及图”商标(以?#24405;?#31216;被异议商标)的注册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以?#24405;?#31216;商标法)第二十八条的规定,与喜来登公司的第361677号“S及图”、第363032号“S及图?#20445;?#20197;?#24405;?#31216;两引证商标)构成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被异议商标图形部分与两引证商标都含有左右对称的花环图形,图形中央包裹数字或字母。两者的花环均始于底部,自左右两侧向上方延伸,花环由内外两片长圆形小叶连接构成,整体感觉柔和圆润。图形中央部分,被异议商标只是将两引证商标花环中的字母数字“S”略?#26377;?#25913;形成花体的“J?#20445;?#20854;“J”字母外观上酷似字母“S”的下半部分,这一细小的修改不足以影响其与两引证商标的字母“S”构成近似的判断,故应认定被异议商标与两引证商标构成近似。被异议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与两引证商标构?#19978;?#21516;或类似的商品。2.被异议商标的注册违反了商标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损害了喜来登公司的在先著作权。被异议商标与两引证商标的图形构成实质近似,商标评审委员会曾多次在其他案件中认定喜来登公司对“S及花环图”作品拥有著作权,认定其它含有“花环图”的商标?#22336;?#20854;著作权3.被异议商标的注册违反了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构成对驰名商标的复制与摹仿。“S及花环图”商标自诞生以来就一直作为喜来登酒店的标志商标,在全球范围内使用。“S及花环图”商标与“喜来登”、“SHERATON”商标一样,在中国已使用三十余年,具有极高的知名度和美誉度。“喜来登”和“SHERATON”商标在被异议商标申请注册前己经被中国商标行政部门正式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故“S及花环图”商标也应被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综上,请求撤销一审、二审判决及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商评字[2013]第87007号裁定,判令商标评审委员会重新作出裁定。

本院审查查明,一审、二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另查明,本案两引证商标的商标权人原为喜来登国际有限责任公司。喜来登国际有限责任公司在法定期间就被异议商标提出异议,2012年5月2日,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作出(2012)商标异字第27713号裁定,裁定被异议商标予以注册。喜来登国际有限责任公司不服该裁定,于2012年6月21日向商标评审委员会申请复审。2012年9月27日,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喜来登国际有限责任公司将两引证商标转让给喜来登公司。2013年10月9日,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商评字[2013]第87007号裁定。

本院认为,本案各方当事人的争议焦点为:1.被异议商标的注册是否违反商标法第二十八条的规定,与两引证商标构成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2.被异议商标的注册是否违反商标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损害了喜来登公司的在先著作权3.被异议商标的注册是否违反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构成对驰名商标的复制与摹仿。

一、关于被异议商标的注册是否违反商标法第二十八条的规定,与两引证商标构成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的问题

商标法第二十八条规定:“申请注册的商标,凡不符合本法有关规定或者同他人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已经注册的或者初步审定的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由商标局驳回申请,不予公告。”判断商标是否相同或者近似,应以相关公众的一般注意力为标准,并采取整体比对与比对主要部分相结合的方法,将被异议商标与两引证商标在隔离状态下进行比对。本案中,经过比?#21592;?#24322;议商标与两引证商标,被异议商标为“J及花环”图形文字组合商标,其中“J”为变形处理过的英文字母,整体视觉体现为一个钩子,“J”为花环图案所包围,组成花环的叶子稀疏;两引证商标基本无差异,均为“S及花环”图形文字组合商标,其中“S”为英文字母,“S”为花环图案所包围,组成花环的叶子紧密,呼?#24418;癝”,整体视觉体现为字母“S”。被异议商标与两引证商标存在一定的区别,相关公众在隔离状态下能够区分,不会导致相关公众的混淆和误认,不应认定为近似商标。因此,即便被异议商标与两引证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构成类似,因被异议商标与两引证商标不构成近似,商标评审委员会、一审、二审法院认定被异议商标的注册未违反商标法第二十八条的规定并无不当,喜来登公司关于被异议商标与两引证商标构成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的再审理由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二、关于被异议商标的注册是否违反商标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构成损害喜来登公司的在先著作权的问题

商标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申请商标注册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也不得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21271;?#26696;中,喜来登公司主张被异议商标的注册损害其在先著作权,如?#20843;?#36848;,被异议商标与两引证商标不构成实?#24066;?#36817;似,?#26102;?#24322;议商标的注册并未侵害喜来登公司两引证商标在先的著作权。喜来登公司关于被异议商标的注册违反商标法第三十一条的再审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三、关于被异议商标的注册是否违反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构成对驰名商标的复制与摹仿的问题

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规定:“就不相同或者不相类似商品申请注册的商标是复制、摹仿或者翻译他人已经在中国注册的驰名商标,误导公众,致使该驰名商标注册人的利益可能受到损害的,不予注册并禁?#25925;?#29992;。?#21271;?#26696;中,被异议商标与两引证商标经比?#28304;?#22312;一定的区别,相关公众能够区分,即便认定两引证商标为驰名商标,被异议商标仍不构成对两引证商标的复制、摹仿,被异议商标的注册不会导致相关公众的混淆与误认。因此,二审法院认定被异议商标的注册未违反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并无不当。喜来登公司关于被异议商标的注册构成对两引证商标的复制、摹仿应不予注册的再审主张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若干问题的解释?#36820;?#19971;十四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喜来登国际知识产权有限责任公司的再审申请。

审 判 长  秦元明

代理审判员  李 嵘

代理审判员  马秀荣

 

二〇一七年三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王 晨

 

关闭 打印 保存
伯恩利主场
博發娱乐 pk10计划两期必中软件 北京pk10官网开奖视频 创新平台 重庆时时彩注册送38元 宝盈娱乐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网站 江苏时时规则 安徽快三在线人工计划 重庆时时彩APP 六肖彩霸王 塞维利亚 汪汪时时彩计划官网 牛牛的4花牛是什么牌型 福彩3d绝杀6码走势图 ag我刚开始赢几万后面全输了